《闽西日报头版》05月22日报道,台胞在龙岩的幸福生活。其中张维元夫妇在龙岩学院的生活很舒心,工作很顺利。全文内容如下:

日久他乡即故乡——台胞在龙岩的幸福生活

□融媒体记者 张其锋 罗萍 张蓥 通讯员 邓丽锦

近期,龙岩市出台《龙岩市支持漳平台湾农民创业园创建海峡两岸农业融合发展示范区若干措施》,从项目带动、政策扶持、组织保障等3个方面提出具体扶持措施18条,涉及23个项目,为海峡两岸农业融合发展,打造“台胞台企登陆的第一家园”提供了更加有力的保障。

随着各项惠台政策频频推出,近年来,闽台两地交流交往不断增多,越来越多台湾同胞在龙岩落脚、扎根,安居乐业,感受着幸福龙岩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为深入了解台胞在龙岩的工作和生活情况,近日,记者采访了部分在我市的台商台胞。

“来大陆的选择没有错”

在漳平永福台湾农民创业园,绵延起伏的茶山、漫山遍野的茶树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正是采茶好时节,台商李志鸿的鸿鼎农场制茶厂也忙碌起来,机器轰鸣,茶香四溢。

2004年,在台湾从事古董艺术工作的李志鸿将事业转移到永福,在当地开山种茶。随着台创园不断探索海峡两岸农业融合发展新路,做好“以通促融、以惠促融、以情促融”三篇文章,李志鸿的事业也越做越大,越做越顺。“现在农业贷款可以享受政府的高额贴息,在农业用电、自动喷灌系统、道路硬化、先进农业设施和机械配置等方面都有项目资金给予扶持。”李志鸿说。2020年年底,李志鸿出席全省台胞台企座谈会并发言,提出加快永福高速公路建设,再获相关部门肯定与支持。

政府努力造福台湾同胞,积极服务台企,让台胞台企有了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妈妈式”服务更加坚定了他们留下来的决心和信心。

2015年8月,携妻带子来到台创园发展的陈濂丰,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的入学问题。得知他的顾虑后,台创园管委会很快作出回复并派专人负责落实,优先保证台商子女就读最好的学校。9月份,陈濂丰的两个孩子顺利就读离家只有500米远的永福中心小学,并很快适应当地的学习和生活。

孩子就学问题解决后,陈濂丰全身心投入经营管理,他用台湾农业的精致化管理模式将千亩茶山和茶厂打理得井井有条,其茶厂做出的茶叶不仅在各大比赛中屡获奖项,而且远销世界各地。“来大陆的选择没有错!”包括陈濂丰在内的许多台商台胞都有这般共同感受,表示有大陆的好政策和大市场,他们才能大展手脚。

“龙岩给了我安全感”

随着我市出台鼓励和支持台湾青年来岩创业就业实施办法等系列优惠政策,越来越多台湾青年教师加入龙岩高校教书育人行列。他们不仅给当地学生带来不一样的教学模式,而且也拓展深化了学校与台湾地区的交流合作。

张维元夫妇是在龙岩学院从教的台湾青年教师。初到龙岩,龙岩学院就给他们提供了舒适的教师公寓,并组建相应的博士、教授团队,支持他们搞科研、做学术,为他们创造良好环境,让他们生活舒心、工作安心、发展更有信心。可喜的还有,今年,夫妇俩在龙岩购买的新居落成,儿子小宝也顺利就读当地幼儿园。

“每次我从台湾飞过来的时候,都觉得我只是去第二个家,没有离开家的感觉。在龙岩,我最大的收获除了安定,可以做喜欢的事外,还有龙岩给了我安全感,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周围的朋友、同事都会支持我,这是我在台湾找不到的。”张维元说。

在龙岩安心工作和生活的还有热爱幼儿教育的台湾青年陈冠文。从最初一个人、一个包跨海而来,到如今扎根龙岩,创办起自己的公司,开展学前教育培训,在政府的扶持和保障下,在闽西儿女的热情帮助下,陈冠文在这里找到了施展才能、安居乐业的舞台,用智慧和勇气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古田就是我的家”

2000年春,从事兰花种植的王冠力与父亲王永森从台湾南投县来到上杭古田考察,被当地的好山好水和适宜的气候条件所吸引,在距古田会议会址两公里的文元村租地种植几十万株兰花。

刚到古田时,因为天气寒冷,首批20万株兰花苗运抵的第一个晚上就全部被冻死了。而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及时帮助,让王冠力的兰花种植业迅速恢复并走上正轨,也温暖了这位台胞的心。“发生冻害时,是镇政府出面帮我们跟村里协调,带动全村老百姓帮我们做好善后工作……”王冠力动情地说。

时光不负追梦人,一晃20余年过去了,在王冠力的精心培育下,他的兰花种植基地面积达到30亩,兰花品种则是多达数百种。然而,王冠力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他决定在做好兰花品种培育的同时,把重心放在产品的线上销售上,拓宽产品销路。

如今,已结婚生子的王冠力,真正在闽西这片热土上实现了事业、家庭双丰收。婀娜多姿、馥郁芬芳的兰花,是他的“致富花”,而闽西红土地则成了他的家。他告诉记者,两个孩子都是在古田卫生院出生的,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古田人,现在都在上杭县城读书。对于他们来说,台湾是老家,古田才是真正的家。

有欢笑,有甜蜜,有收获,像李志鸿、陈濂丰、张维元、陈冠文、王冠力这样的台胞,在龙岩还有很多,他们不甘平庸、不惧挑战,抓住良机、不懈奋斗,在红土地上创造着幸福生活,他们说,时时涌上心头的是“日久他乡即故乡”的深切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