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38年对教育的实践和研究,就不会有‘当代教育名家’这个称号。”日前,在接受采访时,优秀校友、当代教育名家、厦门市教育局巡视员任勇说。

任勇,我校80届数学专业校友。从母校毕业后,先后担任了龙岩一中教研室主任,厦门双十中学教研室副主任、校长助理、副校长,厦门一中校长,厦门市教育局副局长、巡视员等职务。先后荣获福建省优秀青年教师、福建省科技教育十大新秀、福建省优秀专家、厦门市拔尖人才等称号,1998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在学校60周年校庆之际,笔者对任勇进行了专题访谈,他介绍了当年在母校学习生活的情景以及毕业后的工作生活情况。

 大学生活:短暂却难忘

“我们是19784月入学,严格讲是19799月就离开母校(到中学实习),虽然短短一年几个月的学习生活,母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任勇回忆,当时学校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但校风非常严谨。

“当时老师教书站在专业的立场上,用娴熟的技能教我们,我忘不了我们班主任吴剑龙老师,教我们高等数学的刘礼天老师,还有张鉴源老师、邱梓振老师、王灿照老师等等。

“一个宿舍,5个床架,10个人住在一起。8个人站在一张桌子旁吃饭,没有椅子。”对于当时的生活场景,任勇记忆深刻,“但是当时没有人去计较生活上的这个问题,就是认认真真地、扎实扎实地学好,都不用老师管,非常勤奋,到了宿舍里,大家还盘腿在那学习。”

学校校风除了严谨,还很开放。任勇介绍说,当时学校师资还比较紧张,学校就借社会上的力,借学生的力,邀请社会上的老师来上课,让学的较好的学生协助上一些课程内容。印象很深刻的是,当时有位叫陈文雄的学兄不仅给大家上数学课,还给大家上英语课。

“另外,我们班上还有一个学习园地,大家就把自己的想法放到里面,我记得钟怀杰同学在里面就放了很多东西,对我们学习帮助非常大。”

 在师专学习的时间不长,但却给任勇打下了深厚的学识基础。“虽然我们是师专生,但在龙岩一中教学过程中,没有在业务上出任何问题,加上我们自己不断努力地学习,还获得了学校的好评。”任勇说,“我算是全省最年轻的特级教师,这跟母校当年的培养是分不开的。”

名师之路:学

1999年,任勇就曾荣获“苏步青数学教育奖”一等奖。“苏步青数学教育奖”是在国家教育部的支持下设立的国内第一个奖励从事中学数学教育工作者的奖项,也是我国中学数学教育界最高奖。在数学领域取得如此高的成就,任勇是不是一开始就对数学这个学科感兴趣呢?

其实不是这样的,任勇说:“我最喜欢的是化学。当年高考的时候,数学稍微考的好一点,基于尽可能被录取的考虑,填报了数学。真正对数学感兴趣是在教书的过程中。”

任勇在数学教学过程中,一边教一边品味,慢慢热爱上了数学,也渐渐形成了自己的教学主张。

“你给我一个班,我要让全班的孩子觉得数学好玩。而你要让孩子觉得好玩,你就要去积累大量的数学方面好玩的材料。在整理这些好玩的材料过程中,我对数学的好玩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任勇说,“然后,还要从好玩到玩好,再教孩子们从玩好到玩转。”

根据这个思路,任勇就慢慢地形成了从“从好玩到玩好,再到玩转”的教学风格。事实证明,这个理念是非常成功的。“所以学生看到我来,就感到数学来了,文化来了,好玩的东西来了,学数学就有兴趣了。”

在任勇的办公室,有一面墙柜子里全是书,桌子、茶几上也都是报纸书籍。对于阅读,任勇觉得:“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精神的成长史。”而作为教师要读哪些书,任勇认为,人文类的书籍要广读,打好人文素养基础。专业类的书籍要精读深学,才能在这个学科领域有一个高的视角。

曾在龙岩一中教书的时候,任勇就养成了阅读的习惯。任勇介绍说:“当时书相对比较少,记得一个老教师有本书叫《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100条建议》,我们要向他借,可书很珍贵,他不借给我们啊,不借我们怎么办呢?当时我们有56个很爱学习的老师,我们叫做所谓的‘学习共同体’,我们‘抱团发展’,就轮流到这个老师家里去抄。大家集中起来学习,每周学一些。”在任勇看来,《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100条建议》是他人生教育思想奠基的第一片基石。

任勇介绍,作为一个老师,仅仅读还是不够的。在读的基础上还要思考,思考也还不够,还要去研究。“有研究了,当你看你研究范围内类似的书,你的眼光是会发亮啊。”

有了学习思考研究后,还要去行动。作为老师,要在所在的班级或学校把学、思、研的东西去践行。把学、思、研的东西做下来,然后整理出来,把它写成文章或者写成书,就可以立一家之言,就有了自己的一种教育思想。

“所以,我在厦门,经常跟名师、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等讲一些不同的话,但是各种不同讲话的核心就是五个字——‘学、思、研、行、著’。”任勇说。

处世哲学:充满智慧的光芒

从大学毕业后,任勇经历了多个角色,从一线教师到学校副校长、校长,再到教育局副局长、巡视员,这一路走来,他是否有什么秘诀?

 

图为任勇当知青时留影

任勇是这样回答的:“当年当知青的时候,就没想到要当老师;当老师的时候也没想到会当教研室主任、副校长、校长;当校长的时候,更没想到会当教育局(副)局长。厦门也有很多记者问过我类似的问题,我就跟他们说了这么一句话——‘把你目前的工作做好’。”

任勇说,当老师的时候他就把书教好,当班主任的时候他就把班带好。凭借着这种理念,每到一个新的岗位,任勇都把自己该的事情做到最好。

翻开任勇的简历,可以看到,目前他已编写和参与编写《任勇与数学学习指导》等102部学术专著(其中专著35部,主编32部,合编35部)。在《教育研究》、《数学通报》等国家级、省级以上刊物发表各类文论1100余篇。

这是任勇善于把研究和工作结合起来的成果。当老师的时候,他有一个本子,每一页记一个点子、新的想法或研究方向。当积累到差不多的时候,就把这些整理出来,写成论文。

后来当了校长、教育局领导的时候,这时的工作跟一线教师有些不一样了,但他仍然把自己的工作面当作一个研究。所以,在教育局工作的时候,同事们就经常说,不管分管哪个处,任勇就写哪个处的书和文章。

平时上课或工作要花很多时间,还出了这么多研究成果,他又是怎么去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呢?任勇说:“白天走干讲、晚上读写想。”白天经常要下基层、协调事务、开会等,晚上的时间就相对比较有弹性,自己比较可以控制,这时就用来读大量前沿的知识,深度反思工作需要改进的地方,撰写文章。

可是,白天上班、晚上写文章,任勇会不会觉得活得很累?

“其实不会,我很爱运动,每周打两次篮球,每次打两小时以上。除了每周两天打篮球,其它五天游泳。”任勇的回答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此外,他还喜观猜灯谜,虽然是理科生,但他对灯谜还有些研究,现在是厦门市灯谜协会的副会长。打“80分”也是任勇的一个兴趣爱好,他曾经给老年大学做过一场讲座,题目就叫做《80分的实践技巧》,光讲座的PPT就有400多页。

寄语母校六十华诞

“一甲子育人无数,新时代再续辉煌。”采访的最后,任勇对母校六十华诞表达了自己的祝福,希望母校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来源:校友会 宣传部  文、图:黄德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