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日报8月31日报道,永恒的血脉(连载②)——中央红色交通线纪实,全文内容如下;

五集电视纪录片

永恒的血脉(连载②)——中央红色交通线纪实

□文/刘少雄 供图/路凡 琦珍

第二集 忠 诚

【画面:瞿秋白回忆录的文章和照片】

“到香港转船到汕头历经风浪

改乘火车到潮安躲过盘查

改乘小船到大埔不怕颠簸

从这里迈开脚行走汗湿衣褂

途经长汀跋山涉水

遇到坎坷障碍大步飞跨”

这是描写中国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瞿秋白于1934年2月5日到达江西瑞金的一首现代诗。

福建省上杭县稔田镇严坑村,作为红色交通线上的交通小站,出现在了瞿秋白的回忆里。正是“在武装交通员掩护下”,瞿秋白胜利到达了目的地。

其时,从上海到中共苏区的秘密交通线已经由过去的三条,剩下仅有的一条——从上海坐船到香港,再乘船到汕头,改乘火车到潮安,再改乘秘密交通站的小船到大浦、多宝坑,然后再步行经过永定桃坑、上杭严坑、长汀到瑞金。

严坑刘少豪的家中,至今还保留着爷爷刘嘉宾作为老交通员的几封书信。蓝色的钢笔字,清秀、端庄,虽经历数十年时光侵蚀,却依旧清晰可辨。

“自1932年冬,你就负责保管员和采办员,直到1935年头尾4年中,保管了千万担货物。各县苏区的工作人员和武装游击队,都到你家接头,都得到你的无私支援……面对敌人经常进村抄山,你总是把货物保藏得很好,从没有损失过一分钱物品,但你自己家的东西却一次一次的被敌人抢光……”

1930年冬,由周恩来主持负责的党中央交通局,开通了上海至中央苏区的南方线。行走在这条3000多公里的秘密交通线上的交通员们,用忠诚和信仰,传递着党中央和中央苏区的情报信息,护送着党的领导干部两地间的安全往返,运送着紧缺物资进入苏区。

这条秘密交通线,包括闽西与香港两个大站,三个交通中站以及众多交通小站。“血脉”能否安全有序运行,决定着土地革命时期中央苏区的生死存亡。为此,交通员的保密和服从意识尤为关键。

同期声 福建省文物局局长 研究员 教授 傅柒生

红色交通线是一个秘密的体系,所以在保守秘密方面至关重要。交通线上的安全有一个《秘密工作条例》作保障,这个条例规定得非常明确,一是身份上,所有的交通员之间是互不认识的,甚至于交通站上的领导对下面的交通员都不是全部认识的。第二他们的方式是通过口头的,而不是信件或其他物质的,也是不能授人以柄的。第三,这些交通员之间他们是只有本身的党交给的任务,没有别的任何诉求,也就不问东西的。所以他们之间的这个秘密的完成使命,使得这种交通线能确保一个链条、一个链条独立而联结,而构成一个完整的红色交通线。正因为秘密工作条例的严格执行,才使得红色交通线能够安全的运营。

聂荣臻元帅对此也记忆深刻。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记载了自己由这条秘密交通线进入瑞金的过程:

“我们和秘密交通站接上头以后,一切行动都听向导的,不该问的,什么都不能问。”

其时在执行科工作的老交通员卓雄,为我们还原了更多的细节。

在护送过程中,交通员们凡有村庄不能进,看到有炊烟或听闻鸡鸣狗叫都不能靠近,只能绕着村庄走。白天也不能走路,只能在山林里搭个树叶窝棚用以藏身。晚上方可悄悄通行,他们走的,都是荒无人烟的茂密山林,为了防止敌人发觉,还要注意消除脚印和其他痕迹。

由于敌人的封锁, 苏区十分缺盐,交通员们用米背带把盐捆在身上。可是,一遇日晒雨淋,雨水汗水把盐化了,身上就难受极了,但再难受也不能解下来。运输过程中,除了敌人封锁,还有老虎拦路,长蛇咬人。

同期声 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馆长 邓泽村

中央规定:交通局的线、点只能同所在地的党组织主要负责人进行联系,不与其他负责人进行联系。同时,对中央红色交通线的交通员的素质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对党的忠诚,是第一关键要素。

中央要求,担任红色交通工作的人员,必须对党绝对忠诚,政治立场坚定,军事技术过硬,头脑机警灵活。其成员一般在红军侦察连战士或党的地下工作者中的优秀分子里选调,也可委任可靠的群众当交通员。

党组织会对交通员加强政治训练和思想工作,每次出发和完成任务后,都要找来谈话,听取报告,帮助解决问题,给予表扬和鼓励。在有被捕的危险时,交通员必须把文件吞噬到肚子里,人可牺牲,文件不能失落。

结合武装交通员要爬山、越岭、过河等特殊情况,针对性地组织交通员强化训练。为了避免被当地巡逻的民团发现胶鞋的脚印,要求全体交通员在完成护送任务时要赤脚奔走,面对陡峭的山路,割面的茅草,扎脚的草丛,零乱的碎石……交通员们依然能够咬牙坚持。

同期声 古田干部学院副院长、古田会议纪念馆馆长 曾汉辉

交通员应该是分日夜两班接送客人,日班主要是在我们中央苏区境内,夜班主要是红白交界处,当时的夜班,不能点灯不能说话,主要靠这个联络暗号来对接。当时从这个青溪到古木督,应该说有90多里地这个山路,每天我们这个交通员,都要从青溪赶回古木督,他们从来不叫苦,不叫累,也从来不懈怠。

不能贪污经费,则是对交通员的第二点要求。

1931年6月,闽西特委书记郭滴人将500块光洋交由大埔中站站长卢伟良等同志,让他们送至上海以解决党中央的活动经费。卢伟良和交通员们将光洋分别缠在左、右手臂上,用布条包扎好,从闽西送往上海。当时天气炎热,光洋把手臂都磨破了,但交通员们仍泰然自若,闯过重重难关,顺利完成党赋予的任务。

“山高水长路多艰”。英雄的交通员们跋山涉水、日夜兼程,节衣缩食,忍受饥寒,历尽艰辛,冒着生命危险,闯过国民党层层封锁线,把一批批黄金、白银安全送达上海党中央,从未发生过贪污、遗失事件。

为革命事业奉献一切,则是交通员们的又一卓越品质。

交通站大多建立在赤白交界地区,对敌斗争十分激烈。交通员同地下党、革命群众并肩作战,演出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革命历史活剧。

依靠群众的掩护,交通站在红色交通线沿线设立小站,利用炭窑、草棚等设立秘密仓库、存放物资。船工和群众常常是在夜晚冒着生命危险为交通站抢运货物,不幸被捕后还要牵连全家,许多群众英勇牺牲在交通线上。

同期声 中共龙岩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副主任 吴升辉

中央红色交通线的交通员遴选,基本选择当地的一些人员。他们对当地的情况呢比较熟悉,哪里是水路,哪里是陆路,哪些地方有关卡,哪个地方没有,哪些地方检查比较紧,哪些地方检查比较松,针对这些情况,他们做出了具体的安排,这样来方便护送人员和护送物资顺利地通过。

在永定金砂古木督,原本酒量很大的交通员赖德胜,后来一直没有再喝酒。

同期声 龙岩学院中央苏区研究院执行院长 教授 张雪英

在永定金砂古木督,曾经酒量非常好的永定工农通讯社交通员赖德胜,一次血的教训,从此之后终身滴酒不沾。那是1932年的一天,赖德胜和交通员们从永定金砂护送一批物资,经上杭严坑到了庐丰太古村。货物交接完成之后,在返回路上途经丰稔吃午饭时,正在喝酒解乏的他们,被特务发现了。驻扎在附近的保安团约20人向他们突袭而来。在突围中,有两位交通员不幸牺牲。从那以后,交通员们执行任务不喝酒,便成了一条铁的纪律。

赖德胜是永定工农通讯社的交通员,他携带双枪,机智勇敢,一次次出生入死,冒着生命危险,把中央红军急需大量的军火弹药,制造机枪的机器、无线电器材、收发报机、电台、布匹、食盐、西药、纸张等物资送到上杭、永定交界的严坑交通站,还把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瞿秋白、叶剑英等一大批领导人安全护送到了中央苏区。

从1935年5月至1937年,赖德胜被国民党反动派多次抓去,捆绑、吊打、灌辣椒水和煤油、坐老虎凳、用香火烧等,受尽严刑拷打,九死一生。妻子张华英也受到敌人非人的折磨而流产,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不管敌人怎样严刑拷打,赖德胜凭着坚定的信念,始终没有泄露半点机密,没有出卖党组织和自己的同志。

众多红色地下交通员面对敌人的屠刀,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不畏强敌,坚定革命信念,用自己的生命铭刻共产党人的赤胆忠诚。

(未完,待续)

闽西日报报道链接:http://www.mxrb.cn/dzb/mxrb/2020-08/31/content_59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