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日报5月25日报道我校校友文章,“母校60周年华诞有感”,全文如下:

母校60周年华诞有感

许丽霞

母校龙岩学院60华诞,我专程从宁德赶回龙岩。

庆祝活动在新校区举行,原来我们学习生活过的凤凰校区已改为龙岩二中的校舍。走进校园,眼前的景致好不熟悉,有种近校情更怯的感觉。但是,举目望去,到处都是校庆的标语,红色的底调,热情跳跃的“欢迎回家”,不禁让我心中一颤。我不再拘泥于旧校园的束缚,而在努力寻找每一张熟悉的面孔。时隔15年,当年的老师和校友还记得我吗?

5月18日,当我在校庆晚会拥挤的人群中一下子听出范志芬老师的声音,立刻激动地喊“范老师”,范老师一下子认出我,喊我的名字。我们瞬间拥抱在一起。晚会开始后,我找到校宣传部的傅雁梅老师,说了悄悄话。我和傅老师的情谊是通过“校报”结下的,那时傅老师负责编发校报,我是记者,踊跃采稿,互动甚好。我的名字频频在校报出现,在校园内赚了小名气。听说我们毕业后不久,校报停止编印了,真是不小的遗憾。晚会的节目很精彩,有专业演员,更多的是在校学生。最让我感到惊喜的是原来教我们《古代文学》的于年河教授出现在舞台上,他和年轻教师同台朗诵。晚会在激昂的合唱声中落下帷幕,我惊叹我们的母校有这么多艺术人才!

5月19日上午,我到文学与传媒学院签名报到。在签到现场,看到精美的校庆画册,看到陈弦章老师、兰寿春老师出版的新书,不禁感慨老师们在忙碌的行政、教学之余,还能坚持写作,真是用心之至。门口遇到每一位老师,我都抢时间和他们合影。在老师面前,觉得自己被罩着、护着,就像当年在校读书时那般“幼小”,仿佛回到青春年少。

是啊,十几年了,老师还能记得我,我何其幸运,何其幸福!临行前,我悄悄问自己,我凭什么回母校?很多校友都是功成名就才回去,而我有什么呢?但是,我深信,老师疼爱自己的学生。不论有名或是无名,富有或是清贫,都是老师的学生。就在校庆典礼上,我遇到了兰寿春老师、林丽芳老师和王咏梅老师,老师们对我说了一通鼓励的话,心里暖融融的。

下午到图书馆五楼参加“文学企业家沙龙”。我本来只想去聆听的,但是,现场分享的气氛热烈,我的热情不知不觉被调动起来。同坐一席的不仅有作家诗人、媒体记者,还有书法家、企业家,个个都成名成家。有的追述当年中文系往事,有的诉说奋斗历程,平和谦逊。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我此时感到,自己在学校学得太不够了,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后悔毕业这么多年,没有握好手中的笔。但是,在老师中间,在学长和学弟学妹们面前,我依然是有底气的。沙龙即将进入尾声,主持人林兴华学长(老师)准备收场了,他特地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我就顺着他的话说,“林老师,我说两句。”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人,不要小看自己”,我从有的同学不好意思回母校的心态切入,谈了自己对母校的情感,同时,结合自己从县城调到市区的经历,说到了“无论什么样的起点,都要自强不息。”我的第二句话是送给学弟学妹们的——踏出校门前五年,在工作岗位上要做到“潜龙,勿用”,我说得比较简短,可掌声很热烈。我觉得说话的最高技巧是简练,几句话就能把意思表达出来。

这次沙龙,给我打开了一扇窗,透过老师和学长的发言,我发现每个有成就的人都非常好学,不断逼着自己去学习,不断接受和适应新事物。好学的人,才懂得多角度思维,多角度分析判断。这种内在蓬勃的生命力才是最最宝贵的。

母校已经走过60个春秋,培养了数万学子,我只是其中很小的一分子。但是,在这片深情的土地上学习过、生活过,生命里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心中充满了感恩。母校佑我,我爱母校。祝福母校永远朝气蓬勃!

闽西日报报道链接:http://www.mxrb.cn/szb/html/2018-05/25/content_1914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