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1月17日“才溪妇女,不让须眉真英杰”专题报道中,对我校中央苏区研究院执行院长张雪英教授进行了采访,报道如下:

 才溪镇全貌 (资料图片)

脐橙喜获丰收  (资料图片)

 1934年3月15日《红色中华》有关才溪区劳动妇女进行春耕情况的报道。(资料图片)

今年恰逢才溪乡调查85周年,当我们追寻“听党的话、不怕牺牲、艰苦奋斗、敢创第一”的才溪精神,再次回顾80多年前才溪掀起的那场社会变革时会发现,彼时,一群在神权、政权、族权、夫权压迫下的最底层的女人,响应着时代的变革,发出了时代最强音——“我们能顶半边天”。她们的行动展现出“干革命走前头,搞生产争上游”的精神风貌。时至今日,革命时期的艰苦奋斗精神依然在才溪妇女中代代相传。

   参政议政,热情投入

“上杭才溪妇女为革命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党组织的号召下,她们冲破各种束缚,敢于为自己的权益而斗争,投入到各项政治运动中。”龙岩学院中央苏区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闽西红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张雪英介绍说。

时间倒回到土地革命前,彼时,才溪乡广大妇女受“三从四德”封建礼教的束缚,受神权、政权、族权、夫权的压迫,在各方面都失去了自主权利。直到1929年7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来到才溪,才溪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举行武装暴动,推翻地主阶级政权,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劳动人民才真正成为主人。

为保障妇女参政的权利,发挥妇女在革命事业中的作用。根据《闽西妇女运动史》记载,闽西苏维埃政府规定,妇女和男子一律平等,16岁以上的女子有参加政治的权利,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同时要求吸收妇女的先进分子加入党的组织,每个支部至少要吸收一个女同志。还规定,各级苏维埃人民代表中要保证妇女代表占25%。

保障妇女参政权利的同时,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当时大部分妇女没有文化怎么参政?为此,才溪妇女白天参加生产劳动,晚上加紧学习。她们没有课本,自己抄、自己写;眼睛熬红了,就背;买不到煤油,就上山砍松明……据当年《青年实话》报道,才溪妇女“能看《红色中华》与写浅白信的约占6%。能看路条与打条子的约占8%……能检查普通路条的妇女占30%”。

1933年,为筹备召开全国第二次工农代表大会,全苏区各级政府提前进行选举工作。10月14日才溪举行了选举大会。据《才溪人民革命史》记载,选举代表时注意女性代表的比例。如才溪乡代表共91人,其中女性59人,占66%。

当时,妇女的参政程度空前提高,妇女不仅参与政权的管理还出现在劳动妇女代表会议上。“才溪乡妇女代表会十天就开一次,妇女参加到政治运动中后,也就保护妇女权益提出了一些意见,包括建议出台妇女的保护法令,保障妇女应享受的社会权利等。”张雪英介绍,毛泽东在《才溪乡调查》中也曾写道:“妇女代表会讨论的问题,凡乡苏讨论的他们都讨论,除对慰劳红军、推销公债,发展生产极其努力外,本身利益如婚姻问题,也常讨论,解释婚姻条例给妇女听。”

妇女权益有了保障,参政热情高涨,更加激发了她们参与到革命中的热情。

   扩红支前,热烈响应

1932年4月,为了利用敌人第三、第四次“围剿”之间的空隙,补充物资给养,扩大政治影响,毛泽东率领红军东路军远征漳州,最后缴获了大量的军用物资和款项。据史料记载,东路军离开漳州,凯旋回师,毛泽东经龙岩小池、大池,第二次来到才溪。他号召才溪人民团结起来,参军参战,建设边区,保卫边区,为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第四次反革命“围剿”而斗争。为此,才溪掀起了一个争先参军参战的扩红运动。

据《才溪人民革命史》记载,通贤白石坑黄三妹,全家5口,她把3个儿子和1个媳妇都送上了前线;上坊村农民王葱娣的2个儿子报名当红军;下才溪的贫农王秋莲,替丈夫报名参军;通贤障云村有5对夫妻先后报名参军……

才溪的扩红运动出现的“百名妇女送郎当红军”“千个母亲送子参军”、父子争当红军等动人场面不计其数,这离不开才溪妇女的积极支持。

当年中华苏维埃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对才溪扩军情况这样赞扬到:“才溪区顶呱呱!数量多又成分好,党团员也不少。欢送的一对对,慰劳品一担担,最整齐,最出色,整治影响最扩大,优胜旗两把给他们取去了。”

“由于妇女的支持,上才溪青年男子参军占了80%,下才溪青年男子参军占了70%。这与妇女的理解与配合分不开,她们这方面的贡献很大。”张雪英说,才溪妇女把自己的儿子、丈夫等亲人送上前线后,在后方开展支前工作。

“许多妇女把自己的嫁妆变卖掉,买布回来给战士做军鞋。当时战士所有的军鞋都是这些妇女编制出来的,甚至每个乡的妇女都在比赛编制军鞋。”张雪英说。

据史料记载,第三村妇女黄细妹,卖了1头猪、1斗谷,剪了布做了30双草鞋送红军;第四村妇女傅招娣做了60双军鞋。全区慰劳红军军鞋达5万双。除了做军鞋外,才溪妇女还把自己省吃俭用留下的干菜送给红军。1932年10月13日,才溪区召开欢送新战士大会,各乡群众捐献出蔬菜和各种慰劳品20担。

   农业生产,勇担重担

“革命红旗迎风飘,妇女耕田又开荒,支援红军打胜仗,多收粮食送前方。”这是当时广为流传的民歌。

“当年,毛泽东发现才溪大部分的青年男子都参军上前线了,但是才溪生产的农副产品没有减少,粮食反而增加了。后来在调查中发现原来才溪的妇女挑起了农业生产的重担。”张雪英说,才溪妇女特别是红军家属的妇女,勇敢担起担子,原本男子干的活现在都由妇女来干,她们互相帮助,争取生产战线上的胜利。

据记载,才溪各乡设有5人组成的劳动教育委员会,训练妇女进行犁田、耙田等过去男人做的重体力农活。她们把10个妇女编成一组,每组请3个老农做教员,在才溪成立了77个生产教育组,3组为1中队,以乡为单位设1个大队。全区3000位妇女,1933年会犁田的妇女有400人,到1934年春会犁田耙田的妇女有733人,学会犁田、莳田的妇女有1600多人。

毛泽东在《才溪乡调查》等农村调查中指出:为了支援革命战争,发展根据地的经济建设,争取妇女解放必须认识“有组织地调剂劳动力和推动妇女参加生产,是我们农业生产方面的最基本任务”。

“当时所有妇女参加农业生产都在比赛,做得最好的奖励一条围裙,能得到这个奖励的妇女是很光荣的。也是因为有了这些妇女的辛勤劳动,才有农业生产的丰收,保证了军需民用。”张雪英说。为了提高效率,妇女们从犁田一直到割禾打稻,以及开垦荒地、修池塘,都互相帮助。“她们白天在田里工作,晚上还开会讨论,一点都不觉得疲倦。”

据《才溪人民革命史》记载,当年才溪没有一片田没有种杂粮,能种番薯的田一概中下番薯了。当年开山时,女同志甚至“争”起来,竞赛的效力很大。全区粮食,暴动前不够甚远,1932年粮食够吃,1933年则已有余了。

   脱贫致富,敢于带头

干革命走前头,搞生产争上游。现在的才溪人民依然秉承着革命时期的艰苦奋斗精神,才溪妇女更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将革命精神代代相传。

过去,在才溪有个有名的贫困村溪北村,人口分散,交通不方便,当地百姓穷得连吃饭都吃不饱。在溪北村党支部书记林连英20多年的带领下,如今这里大变样,村里的脐橙销往全国各地,村道拓宽、硬化等民生工程已把村子建设成为美丽乡村。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因才溪镇刮起了到广东务工的热潮,溪北村大部分青壮年都外出打工,留下了妇女、老人及儿童。20年前,林连英成为溪北村村干部,她便在思考如何把村里的妇女利用起来,依靠当地的资源来发展农业生产。“希望通过带动留守妇女的生产力,使她们改变贫穷的状况。当时就想发展种养产业,一方面能把村里的荒山利用起来,另一方面能使大家致富。”林连英说。

当时,由于个别果农种植水果出现问题而负债,几乎没人愿意带头种植脐橙。或许是凭着才溪妇女骨子里那股敢于拼搏的干劲,林连英大胆承包荒地,带头种起了脐橙,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几年下来,林连英种植脐橙的年纯收入超过3万元,那时这样的收入在村里可算是一笔巨大的收益。

为了带动其他村民共同致富,溪北村采用“公司+农户”的经营模式,带动其他村民一起种植脐橙,通过产业发展来解决村里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增加村民的收入。如今,脐橙是才溪镇的主导产业之一,年产值近千万元,先后被列为“省级脐橙标准化栽培示范区”“国家级脐橙栽培示范区”。脐橙采摘带来的客流量,也带动了乡村游、农家乐等产业发展。

“村里有产业发展,村民就有了收入。带领大家脱贫致富的同时,村里的民生工程也不能落后。这几年村里新建了广场,供村民休闲娱乐使用。今年,还拓宽并硬化了村道,如今村道最窄的也有5米宽。”林连英说,每天晚上村里许多妇女都在广场上跳舞锻炼,溪北村村民钱包鼓了,精神生活也丰富了。

在林连英的带领下,这些年溪北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民生项目每年都在不断完善。溪北村完成了小农水标准化渠道建设16公里;道路扩宽、硬化16.2公里,安装路灯171盏;全面解决全村2000多人口的安全饮水问题;关闭或拆除生猪养殖场2.2万平方米;新建了农民公园、停车场、农民健身休闲活动场所;建设了雷屋、梁坑、倒坑3个活动室。

福建日报报道链接:http://fjrb.fjsen.com/fjrb/html/2018-01/17/content_1081871.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