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10月21日“长征足迹:希望的田野”报道中,我校中央苏区研究院院长蒋伯英教授就民主革命时期农业合作社思想、土地革命政策等内容进行了阐述,视频如下: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今天上午,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他谈到:“同人民风雨同舟、血脉相通、生死与共,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取得长征胜利的根本保证。我们在重走长征道路、学习红军历史的过程中发现,即使在最坚苦的战争年代,党和红军仍然把发展苏区生产、改善群众生活当成大事来抓。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今天,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得像当年红军的一样,真心实意地把人民的幸福放在心里。” (《焦点访谈》 20161021 长征足迹:希望的田野)

央视网消息

(焦点访谈):今天上午,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他谈到:“同人民风雨同舟、血脉相通、生死与共,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取得长征胜利的根本保证。我们在重走长征道路、学习红军历史的过程中发现,即使在最坚苦的战争年代,党和红军仍然把发展苏区生产、改善群众生活当成大事来抓。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今天,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得像当年红军的一样,真心实意地把人民的幸福放在心里。”

丁晓红是福建龙岩上杭县通贤镇里乌兔养殖合作社的带头人,她告诉记者:“我们这边是建筑之乡,壮丁基本上都是出门的,有一天我们这个产业能够成功,可以让我们家乡的这些留守的儿童不再留守,留守的老人不再孤独,留守的妇女能够有自己创业的天地。”

这些年,农村种养殖合作社越来越多,大家自发地组织在一起,凭借规模化生产,达到共同致富。其实,合作社并不是今天的新发明,早在80多年前,在福建闽西地区,就率先创办了合作社。福建省龙岩市后田暴动遗址,也是中国共产党发动群众、最早开展土地革命的发源地之一。龙岩学院中央苏区研究院院长蒋伯英介绍:“这是我们党的纲领决定了的,民主革命时期要摧毁地主阶级的基础,就是土地制度,必须要把土地没收,分配给没有土地的农民。”

福建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这里90%都是丘陵山地。为数不多的土地,在上世纪20年代,大部分都被少数的地主阶级占有。占人口总数94%的农民,只占有30%的土地,加上各种苛捐杂税,生活十分艰难。当时,贫苦农民用一首歌谣来形容自己的一日三餐:“朝晨野菜昼边糠,夜幕稀粥照月光”。

1928年3月,中共龙岩县委领导后田农民举行武装暴动,邓子恢与张鼎丞领导农民大胆地进行土改分田试验。最初是按人口平均分配,后来发现许多地主、富农保留了好田,把差田分给农民,邓子恢经过调查研究,决定以“抽肥补瘦”的方式分配土地,以达到最大多数的公平,深受广大农民的欢迎。1930年在南阳会议上,毛泽东称赞“闽西土地解决办法最好”。

蒋伯英介绍,红军最初时期的军饷是靠筹款,向商家或者是富农筹款借款,等苏维埃政府成立,土地分配给农民了,就开始征农业税,农业税交上来以后,就解决了苏维埃政府和红军的给养问题。

土地革命,保障了中央苏区的基本供应,也为红军的发展壮大奠定了经济和物质基础。闽西苏区先后有10多万人加入了红军,在后来参加长征的8万多中央红军中,仍有近3万闽西子弟兵。

男人们踊跃报名参加了红军,村里只剩下了老人、妇女和儿童,分到手的土地谁来耕作?如何发展生产呢?邓子恢创造性地发动群众,率先建立起一系列的合作社。当时,才溪两个乡各有3头耕牛,分别建起耕牛合作社,帮助全乡春耕生产。劳动合作社解决了家庭缺乏劳动力的问题,粮食合作社起到平抑粮价的作用,消费合作社解决了在敌人经济封锁情况下生活必需品供应问题。毛泽东亲自来到闽西,调研才溪乡群众劳动生活状况,撰写了著名的《才溪乡调查》报告。

毛泽东一贯主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当时,“左倾”错误思想认为,在战争年代不需要开展经济建设,毛泽东用自己调查的第一手资料,有力批驳了“左倾”错误思想,为党中央制定正确的政策、促进红军壮大和根据地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1934年9月30日,红九军团在长汀县观寿公祠前召开誓师大会,告别父老乡亲,率先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红军走后,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土地革命时期分给农民的20万亩土地,始终保留在了农民手中,创造了全国绝无仅有的奇迹。

当年男人们离开家乡是为了参加红军保卫家园,今天外出务工,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丁晓红希望能创出一份产业,把离乡的人们吸引回来,发展致富。

乌兔是当地一个独特品种,不少农家也会养几只,贴补家用。可要说到规模化养殖,谁也没有经验。怎样建兔舍、如何防疫、怎样添加饲料、科学配比等等,丁晓红和村民们用了5年时间,终于把乌兔养殖发展成初具规模的产业。丁晓红介绍,2008年成立合作社的时候,乌兔价格跟白兔价格差不多,10元钱左右,通过几年的推广宣传,现在乌兔价格在20元以上,而白兔仍然在10元左右。

80年前的合作社,更多是为了互帮互助,渡过难关;今天的乌兔养殖合作社,从最初的9户,发展到近200户成员,大家在互帮互助基础上,技术共享,一起防范风险,慢慢形成了共同致富的产业。王茶玉身患重病,是因病致贫的贫困户,现在也加入了合作社;回乡大学生阙发洋,不仅加入合作社,还试着把乌兔赶到山里散养。虽然未来创业的路还很长,可是大家看到了致富的希望。

在长汀县,勤劳、务实的客家群众在地方党政部门领导下,正在创造着新的奇迹。两张年代相差并不远、在同一地点所拍摄的照片,一张拍摄于2001年,一张拍摄于2013年,相差12年时间,山川巨变。这是怎么回事呢?历史上,长汀县人口密集、人们主要靠伐木砍柴提供燃料,加上旧中国战火不断,山地植被被严重破坏,洪水肆意泛滥、水土流失十分严重。

长汀全县三分之一的国土面积都存在严重水土流失,上世纪40年代,国民党福建省政府曾经在这里开展水土流失治理,但没有成功。因为是红土,大家把长汀的山川戏称为火焰山。

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水保局局长林豫峰说:“特别是到了夏季,太阳照射,石英石一反射,温度可以到达76度,地表温度鸡蛋都可以烤熟。”

恶劣的生态环境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农民们谁也不知道今年种下的农作物会不会有收成,长汀一度成为闽西最穷的地方之一。上世纪80年代,长汀县的干部群众开始有意识地治理荒山,可是难度很大。对待崩岗,首先要用大量人工机械把它推成梯田一样的平地,再开挖沟渠,以尽可能把雨水留住,然后种草、种灌木保住土壤不流失,最后才能种树使它变成绿洲。林豫峰说,比如一个山坡,如果是强度以上的水土流失,最少要三个轮回重复治理。

虽然在地方政府带动下,干部群众投工投劳,付出很大努力,但毕竟人力财力有限,有限的投入在一座座高山丘陵面前,显得微不足道。1999年,长汀的水土流失治理迎来了新的契机。林豫峰介绍,习总书记当时担任福建省长以后,到长汀专题调研水土保持工作,调研以后就提出,把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工作列入省委省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之一。

2000年2月,“开展以长汀严重水土流失区为重点的水土流失综合治理”被列为福建省全省15件为民办实事项目之一,连续两年,由省级有关部门每年扶持1000万元资金。林豫峰说:“不到两年,习近平同志又来专题地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组织了全国人大代表到长汀调研水土保持工作,提出再干8年,解决长汀水土流失的问题。所以我们长汀水土保持有现在的变化,跟当年他两次来调研是密不可分的。”

连续10年,长汀水土流失治理都列入了福建省为民办实事项目。有了资金、政策的大力支持,长汀县委县政府实施了一系列举措,给农民发放燃料补助,鼓励和引导劳动力就业转移,政府部门投工投劳前提下鼓励群众治理荒山并从中获得收益等等,10年间,一座座荒山变成今天的绿洲。赖金养一家承包这片荒山已经有22年时间,当初刚来的时候,水土流失还没有治理。

政府组织人力物力帮助赖金养把荒山坡改造成梯田,赖金养也投入不少钱,种植经济林木,从开始只是试探着投一点钱,种几十棵树,到后来越种越多,十几年过去了,赖金养的板栗园已经有上千亩。

这两年,板栗已经有了稳定收入,赖金养腾出功夫,又开始尝试搞林间种植,地下种灵芝中草药,地上养鸡,有限的空地上种植了百香果,还在树上无土栽培了铁皮石斛。

赖金养家的千亩板栗园还不是最赚钱的,在长汀县中南部,昔日的荒山已经变成了万亩杨梅生产基地,山下还变成了可供人游览的国家湿地公园,3个乡镇12个行政村为此获得收益。长汀县委宣传部部长卓国志表示:“2012年以来,我们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年都以13%以上的速度在增长,光林下(经济)这一块,去年的数字,人均每个农民增收2700元,老百姓从水土流失治理,从生态资源之中获得了很多好处。”

我们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就要为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生活而矢志奋斗。革命老区的发展和变化,再次证明了长征胜利带给我们的启示:只要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心中常思百姓疾苦,脑中常谋富民之策,就能使我们的事业始终拥有不竭的力量源泉。同人民风雨同舟、血脉相通、生死与共,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取得长征胜利的根本保证,也是我们战胜一切困难和风险,实现复兴梦想的根本保证。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报道链接:

http://tv.cctv.com/2016/10/21/VIDE75ESq5R22r8lWcevgSCT16102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