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接见龙岩市老红军、“五老”同志、军烈属代表时指出: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老区、永远不要忘记老区人民,忘记就意味着背叛。习近平同志的重要讲话,赋予了龙岩在中央苏区新的内涵,突显了闽西在中国革命史与党史上的地位与贡献。

2015年12月,我校成立中央苏区研究院,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福建省优秀专家、福建省委党校党史教研部原主任蒋伯英教授受聘担任研究院院长。近日,笔者就中央苏区研究院成立的背景、已开展的工作情况以及今后的发展思路等对蒋伯英教授进行了专访。

笔者:请问为什么来担任研究院院长?

蒋伯英:2015年3月,邹宇副校长和张雪英教授到福州来,跟我说,龙岩学院作为闽西唯一的本科高校,希望在学科发展,尤其是中央苏区这个领域的队伍培养、学术研究等方面有所建树,学校党委决定成立中央苏区研究院,想聘请我来当院长。龙岩学院党委提出这样的设想,我很高兴也很赞同。虽然我已经退休了,但我也还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工作,退休后的大部分时间我也一直在编国家社科基金课题《邓子恢文稿》。

我是江苏人,以前对闽西的历史一无所知,但我从厦大毕业以后,从1971年到1981年,一直在闽西工作,从古田会议纪念馆到龙岩地区文化局,主要从事中共党史史料和文物的收集研究工作。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对闽西革命史从不熟悉、不了解,到逐步认识、再认识,对中共党史和闽西革命历史的研究慢慢成为我一生的职业和追求。一生中能够做这方面的工作,为闽西的革命历史和先辈展开研究,取得一些成果,我觉得还是很有收获的。

我也过了70岁了,现在有这样一个工作岗位,能够协助龙岩学院把中央苏区研究这个工作开展起来,我觉得可以做,也能够做,特别是龙岩学院党委已经下了这个决心,有这样一种规划和构想,我觉得还是很振奋的。所以邹副校长在同我谈这样规划的时候,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我之所以乐意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希望闽西或者说龙岩学院能够成为中央苏区学术研究的一块高地。高校不同于纪念馆和党史办,高校在学科建设、人才队伍、研究成果以及影响上应该更高。我觉得龙岩学院在这方面应该要有所作为。

笔者:成立中央苏区研究院有什么意义?

蒋伯英:闽西是中央苏区的所在地,龙岩市的7个县市(区)都是中央苏区县。闽西占据了中央苏区的大约五分之二,是中央苏区核心地区,闽西在中国革命史中所占的地位相当重要,作出的贡献也是毋庸置疑的。闽西不管从参军参战的队伍、人民群众的参与、苏维埃政府的建立等都是中央苏区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

对这一方面研究,虽然过去各地各部门也有研究,各地党史研究机构和纪念馆都做了不少工作,但作为高等院校,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区域的优势上,我们应该有所作为,在中央苏区研究上要作出我们自己的贡献,多出高端专业人才,多出高质量的研究成果。

成立中央苏区研究院可以聚合苏区研究的力量,进一步深入研究中央苏区与闽西红色历史文化,传承红色基因,加强红色文化建设,积极发挥红色文化在资政育人、建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老区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笔者:中央苏区研究院成立以来,做了哪些主要工作?

蒋伯英:2015年4月,我就到学校来了,后面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协助学校筹备挂牌相关事宜、跟兄弟单位沟通等工作。在邹副校长具体指导下,研究院执行院长张雪英教授具体负责研究院的各项事务,大家共同商量,共同讨论,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第一是人才队伍工作。研究院成立后,我们首先从人才队伍抓起,向社会招聘博士研究生等高层次人才,后面我们引进了王瑞博士,还有两个教授(副教授)因为跟所在单位没有协调成功没有来。最近,又有一位福师大博士跟我们签了约,一位武汉大学博士已经达成了意向;另外,因为我们自己马克思主义学院老师的专业跟党史研究是比较接近,所以我也跟他们座谈了几次,做过一些辅导,大概有五六个老师有逐步转向中央苏区研究的意向,我也在指导他们申报这方面的课题,所以人才队伍正在逐步建立起来。

第二是申报课题和取得的研究成果。这两年来,我个人成功申报了1项国家社科规划项目,申报了2项省社科规划项目,主编出版了《邓子恢闽西文稿》,还在《党史研究与教学》《东南学术》等权威刊物和《苏区研究》《龙岩学院学报》发表了4篇论文;已指导研究院人员申报国家社科规划项目1项,省级社科规划项目7项,其他省级项目3项。张雪英教授和王瑞博士也分别发表了自己的专著和一批学术论文,同时还承担了本校一些相关的教学课程。

第三是我们自己举办或参加相关单位学术研讨会。研究院成立以来主办或承办了4场国家级学术会议,分别是“多视域下的中央苏区研究研讨会”、“中央苏区•红色闽西”学术研讨会、“邓子恢同志生平思想”研讨会和“红色档案与苏区史研究新起点”研讨会。此外,研究院的专家学者也参加了由江西社科联主办的“中共历史进程中的苏维埃革命”学术研讨会等,并在大会上作主旨发言。通过这些学术研讨会联络学术界,相互了解,相互推动,把我们中央苏区研究院的旗子撑起来,旗号打出来,牌子挂出去,从而带动我们自己的研究,扩大我们的影响,营造中央苏区学术研究的氛围。

第四是资料库的建设。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时间越长才能做到藏书和资料的收藏量越多。目前,我们跟学校图书馆合作,购买的大型图书存放在我们这,图书馆负责管理、编号。我们购买了一批图书资料,比如《红藏》《民国日报》。《红藏》是建党以来到新中国成立之前,我们全国已经出版的过去历史上党的大型历史文献。还有陆续出版的《中央革命根据地历史资料文库》等,我自己家里有重复的或不常用的一些资料我也拿过来了。这样我们的资料库也就初步建立起来了。

笔者:您觉得中央苏区研究院以后要怎么发展?

蒋伯英:第一、是人才队伍要继续加强。目前如果按已有3个博士来算,那我个人认为,可以再考虑引进二三个博士,这样队伍就会比较完善;第二、研究院应该是学校独立的、有特色的人文社科研究机构,建议要相对独立,有独立经费,以研究为主,适当承担一点教学任务;第三、研究上要走高端。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党史办、纪念馆,也不是一般性旅游宣传文化部门,我们既然是高等学府的一个研究机构,就应该发挥我们所具备的优势,把中央苏区研究院打造成一个高端的学术平台,发挥学术引领的作用,成为省内外有一定影响的学术研究机构。

中央苏区是中国的中央苏区,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央苏区,不是闽西的中央苏区。所以研究的起点要高,视野要宽,要立足于全国的高度,立足于全国党史的高度来研究中央苏区。我们的选题、我们的成果,要立足于给中国共产党提供一个很好的精神产品。我们拿出去的精神产品,不仅给龙岩市看,更要拿给福建省看,拿给全国的党史界看。所以,我希望研究院专业研究人员能够走出去,要走到全省去,走到全国的讲台上去。如果有一天,我们学校中央苏区研究领域有3到5个高端教授,能够在全国的讲台上发声,而且发表的观点和内容是有全国价值的。那么,我们龙岩学院对中央苏区的研究就有成就了。

(来源:宣传部 文:黄德民)